广州市私家侦探『她是爱钱,但她不愿做没有性
时间:2022-09-19

广州市私家侦探『她是爱钱,但她不愿做没有性生活的生育机器』她出生在一个穷困的农家。4岁时,生父遭遇严重车祸撒手人寰,肇事车辆逃逸,没有得到任何赔偿。8岁时,母亲带她改嫁,到了另一个更穷困的山庄。继父是个年近五十,有些跛脚的老光棍,虽对她们母女很好,但家中没有主要经济来源,一家三口勉强温饱。郑小雪曾经在很长时间里,都没穿过一件新衣服,也没见过50元面值的钞票,有一年,母亲还强迫她把留了多年、又黑又粗的麻花辫剪掉,换了一辆自行车。在曾经相当长的时间里,郑小雪都没有见过母亲的笑容,所有的事情都是那么迫不得已。所以母亲给她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因为穷,我们只能这样。初中毕业后,郑小雪跟着村里其他女孩进城打工。刚开始是在餐馆端盘子,后来攒了点钱,她就去学美容。她喜欢美容院的环境,虽然收入也不高,但房间内一天到晚都飘荡着护肤品的香气,响着舒缓的音乐。这种氛围,能让她看见生活的另一种可能,暂时忘记山沟里的贫困逼仄。

 

在那里,她认识了魏姐,也就是她后来的婆婆。魏姐是美容院的大主顾之一。很有钱,出手大方,美容院里每上一个新项目,她都会下单体验,充卡时一充就是五位数。因为客户充卡有提成,所以像魏姐这样的顾客,美容院里的每一个小姑娘都格外巴结,郑小雪也不例外。但郑小雪不想表现出那么明显的殷勤和讨好,她只是默默观察,适时送上一杯红枣茶,或者把魏姐随手放置的东西妥善保管好。这些小工夫做到了,魏姐也就很快注意到她了。好多次当着店长的面夸她按摩手法比较好,轻重拿捏得到位,人也老实乖巧,话不多,服务特别贴心。后来,魏姐每次来,都会指定让郑小雪为她服务。一次给魏姐敷上了面膜,轻轻给她捏肩——这个时候是美容师最放松的时候,客人通常会打个小盹,郑小雪也会走神。没想到魏姐突然张口问道:“小雪,你有男朋友了没?”

 

“啊……”她迟疑了一下,说,“没呢。”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呢?”“像我们这样的女孩,哪有什么自己的想法,还不是等到了年龄,家里看着条件合适的就帮着撮合。”郑小雪诚恳地说。怎么能这样说呢?你这么年轻漂亮,又懂事,想找个条件好点的人家不是太难的事儿。你不要看不起自己嘛。”魏姐开导了她两句,就没再继续。但这天短短的谈话,却让郑小雪郁闷了半天。没错,她自身条件不差,容貌好,身材也匀称。之前在村里就是大家口里的村花,后来进了城,也经常有人夸她长得好看。她很希望凭借着这点外貌优势能让自己找个好人家,能把她从那过去的生活里彻底捞出来

她现在24岁了,世面见过不少。她知道城里人也比较现实,女孩子外貌固然重要,但是家境也是一个重要参考条件。她现在一个月累死累活也不过两千块,还要补贴家里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弟,扣除自己基本生活费,每个月能存下八百块就很不错了。就这,在这些打工的女孩子中太常见了。所以她也为自己的将来感伤、发愁。

 

不久后的一天,美容院从上海请来一个高级美容师来做示范指导,店长提前邀约了一些老客户。魏姐来时,还带了个小伙子。美容院一般不允许男士进入。可是这次的情况特殊,魏姐给店长解释说:“不带着他怎么办呢?也是巧了,保姆家里突然有事,请假了。”店长想了想,对郑小雪说:“那让他在大厅里等吧。小郑,你帮着照看一下魏姐的儿子吧。”郑小雪这才知道,这个小伙子是魏姐的儿子,是个有轻度智障的人。之前郑小雪就听美容院里的姐妹说起过,魏姐年轻时候特别漂亮,她嫁的老公家境很好,公婆都有身份、有地位的人。魏姐本身学历不高,依仗婆家关系也找了分很体面的工作。婚后,魏姐与公婆相处不错,公婆一直催她尽快生个孙子。婚后第二年魏姐好不容易怀孕了,偏偏生了个女儿。公婆不乐意了,没等出月子就让魏姐赶紧生个儿子。那个时候计划生育政策特别严,魏姐夫妻俩工作都不错,如果怀二胎必然会受处分。但魏姐拗不过强势的婆婆,只能听凭公婆把女儿送到大姑子家里寄养,冒着极大的风险又怀了第二胎。
 

魏姐孕期反应厉害,但是上班时不敢露出一点马脚,就怕被人看出来举报了。掖着藏着到显怀,便请了病假,随婆婆去老家待产。所幸生出来,是个儿子。不知是不是因为孕期母体精神压力大,情绪过于紧张,导致胎儿发育不良。儿子直到四岁多还不会说话,也不知道冷热饥饱,带去省城医院检查,属于智力障碍。这些魏姐从未跟郑小雪聊过,但是美容院这种地方哪里能藏得住秘密。小姐妹都说,魏姐虽然光鲜亮丽,有钱有品位,但是这个儿子是她最大的心病。那时候,郑小雪也不免想,你看有钱人的生活也不是那么完美。望着面前的这个小伙子,他又高又胖,嘴边一圈茸茸的胡子,皮肤白净,头发也梳理整齐。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衫,和修身的牛仔裤,一直歪着头,如果不仔细观察他的眼神和神情,倒也看不出与其他小伙子有什么不同。郑小雪领他坐到大厅一侧的沙发上,倒了水给他,他也不接,就斜着眼睛看她。郑小雪12岁时,母亲生了弟弟,继父和母亲上山干活时,多是由她来照顾。所以她倒是有照顾孩子的经验。但对面坐着的这个,一副大人身躯里装了个小孩,让她有点怯。不过这个小伙子表现得倒还好,除了坐立不安,没怎么闹。有一次他想往外面走,被郑小雪拦住,他推了郑小雪一把,气吭吭地回去抱着肩坐下,一副赌气不高兴的样子。

 

郑小雪就坐在他旁边,跟他说话,努力逗他开心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郑小雪话多,表情又丰富,很快,小伙子的表情转变了,跟他交流,也有了回应。他甚至还会冲着郑小雪做鬼脸了。差不多两小时后,魏姐出来,叫他:“齐聪,还乖不?没给小雪姐姐捣乱吧?”郑小雪听了,在心里呵呵了一声,齐聪,这个名字,还真是讽刺。临走时,齐聪对着郑小雪摇摇手,郑小雪也笑脸盈盈地跟他说:“再见!"后来郑小雪才意识到,其实那次照看齐聪约等于一次面试。魏姐,早就在暗中物色儿媳妇了。齐聪成年了,必须要娶个媳妇,一来,魏姐夫妇年纪大了,有人可以照顾齐聪的日常生活;二来可以为齐家延续香火——这也是魏姐婆婆的最大心愿。通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和思量,魏姐看中了郑小雪。她觉得郑小雪眼皮子活,会照顾人,掂得清轻重,最重要的是她家里穷,她渴望摆脱掉贫穷的阴影。魏姐曾托人调查过郑小雪家庭的情况,对于她的家境和她的际遇,摸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

这次短暂面试,魏姐看到郑小雪确实会照顾人,广州市私家侦探,心里很满意,就委托店长委婉地探询郑小雪的意思。末了,店长还说:“小郑,你还年轻,有些事情并不一定真正懂得。被魏姐选中其实很幸运,我们都在受过苦、挨过穷的,我们太懂得钱对我们的意义。有了钱,不仅我们能过光鲜亮丽的生活,我们的家人也能过上好日子,我们的子女以后也会生活得很好,凭着我们年轻的这点资本,如果真的能为家庭和未来做点什么,这就是最伟大的事儿。我们这些女人,不能活得太自私……”郑小雪怎么也想不到,被她憎恶了20多年的贫穷,竟然也可以成为她嫁入富裕人家的踏板。回到宿舍,郑小雪想了很久。以她的了解,魏姐不是那种难相处的性格。齐家的经济状况是毫无疑问的,魏姐随便一个包的价格,就足够她那样的山村家庭一年的花销。如果她嫁给齐聪,不仅有钱让自己过好的生活,还能让母亲和继父不再那么辛苦,甚至弟弟还能上好的学校……

 

这些不都是自己当初进城最想要的么?唯一的问题就是齐聪,不过那天看来,也不是不能忍受,不就是需要照顾一个大孩子吗……思考了两天,她答应了魏姐。当然,她提出婚后自己能否也开一间美容院,魏姐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之后,郑小雪专门回家了一趟。她告诉母亲,自己要结婚了,对象是个城里人,家里比较有钱……母亲听了眼神一亮,露出了许久没见过的笑容。郑小雪笼统地说了句,她对象有点笨,生活不太能自理……母亲就说,这个有什么关系啊?男人不都是这样么,你看电视上有钱人家的孩子,都是被家里宠坏了,过得都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,你勤快点就好了……郑小雪就没有再继续了。一个月后,郑小雪跟齐聪订了婚。齐家收回一间原本出租出去的门面房,准备给郑小雪开美容院。齐聪和郑小雪的婚房,就在这间门面房所在的小区里,方便郑小雪在店和家之间往返。婚房是齐聪的名字,齐家同意在产权证上加上郑小雪的名字。因为郑小雪一直没有考驾照,魏姐就说,等以后郑小雪有了孩子,就让她赶紧考驾照,到时候会给她买辆车方便带孩子出门。

 

广州市私家侦探原来照顾齐聪的保姆继续留用,费用由齐家出。此外,魏姐还给了郑小雪一张卡,里面有50万,说是让郑小雪用来装修店面、进货、买设备的。50万!郑小雪拿到卡后自己跑去ATM机,插卡,输密码,看到屏幕上显示出的数字,反复地数着那些零: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……她心里明白,齐家所有的慷慨,都只有一个目标:给齐聪生个孩子,让齐家有后。说起来这像是一笔交易。但齐家长辈待她都算亲厚,所以她就坦荡荡地接受了这个使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