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八十五章 花香的味道


小说:寒门皇妃千千岁   作者:洁白的翅   类别:古代重生   加入书签   【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】   【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
推荐阅读: 一剑飞仙| 神藏| 颤栗世界| 冠军之心| 不灭龙帝| 巫神纪| 绝世天君| 真武世界| 极品仙师| 五行天| 怒瀚| 极品仙师| 玄界之门| 我的邻居是女妖
  待鱼蝶儿梳妆打扮好了,膳食也已摆上,她是饿急了,什么也没说,更没讲规矩,也没请王爷先动筷子,径自扑到桌上就是一顿风卷残云。
  鹤泰看着她的吃相,勾唇轻笑。等她吃好了放下了筷子,才领着她出了皓月斋。
  鱼蝶儿今儿穿的喜庆,一身红色凤纹的衣裳,金色凤钗与之相呼应,衬着嫩生生的红润小脸,贵气中又透着几分可爱。
  到了太后那儿,时辰真是不早了,鹤泰把责任都揽到他自己头上,说是他睡过头了,太后倒是也没难为,反而还体贴道,“不算迟,昨儿个喜宴散的晚,睡过了也没什么。”
  话里话外透着对他的宽容和宠溺。打小跟着身边长大的,从情感上来说就是不一样的,对待其他皇子,太后虽然也温情,但却没有这样的过分关爱。
  或许是因为来迟了不好意思,亦或是因着西聆那件事心有愧疚,鹤泰有意无意的在太后那儿就逗留的久了些,陪着说了好一阵子话,才提出离开。
  太后似乎还有不少话要说,只是也不好挽留,因为知道他还要去给皇上、皇后问安,毕竟新婚第一天,不去不合规矩。
  不然,一定会留他二人用了午膳再走。
  出了荣祥殿,鱼蝶儿长出了口气,像是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。
  接着去向皇上、皇后问了安,就没有太后那么多话说了,只是礼节性的,坐了会儿就告退了。
  看着时候还早,鹤泰想带她去御花园逛逛,她也没乐意去,心里倒是想去的,可是力不从心,她觉得腿疼的紧,想着还是回去歇着吧。
  所以没在外耽搁就直接回了皓月斋。
  一回去就歪在了贵妃椅上,很累的样子。
  鹤泰坐在旁边陪着,奴才们倒是省心了,直接都被轰了出去,因为鹤泰嫌他们碍眼。
  一群奴才站在廊下,院里,无所事事,倒也乐得清闲。上哪儿找这么清闲的差事去,又不用时刻盯着主子的脸色,随时伺候。
  有事才来叫,多省心啊。
  虽然屋内没奴才了,可鹤泰还是凑着小蝶的耳朵说悄悄话,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想离她近点,意图一亲芳泽。
  “夜间爷没收住,还疼吗?要不要爷去太医院弄点药,给你抹抹。”
  她一愣,继而满脸通红,五官本就明媚精致,此时双颊两朵粉霞爬上,更是娇艳。
  “不要,你想闹的人尽皆知不成?”她语气带着嗔怒,疼是确实还觉得疼,还火辣辣的,可是这会儿去太医院拿药,不是要羞死人吗?唯恐别人不知道他洞房了吗?
  疼死也不能去!
  “知道又怎样?本王爱自己的王妃,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”他扬眉,甚是得意。
  继而没话找话,“你不知道,在后宫里,若是父皇宠幸了哪个妃子,若是喜欢了,还会大张旗鼓的赏赐呢,而那些妃子侍寝以后,都是引以为荣,唯恐别人不知道呢。没什么不好意思的。”
  鱼蝶儿不为所动,“她们是她们,我是我,我就是不想这么张扬,你也不许去拿药。”
  “好,不拿,不拿。但是你若是疼,那今晚还怎么承欢呢?”他语气缓缓地,透着暧昧。
  “王爷,“她眸中带怒,低声斥道,“你真没正形。”
  鹤泰失笑,“没正形怎么了,跟自己的女人要什么正形?太正经了,还会被某些人以为本王有病呢,不是么?”
  “你……不要理你了。”鱼蝶儿被揶揄的哑口无言,因为这话她确实说过。
  嬉闹了一阵,他认真道,“跟爷说实话,是不是还疼着?若是,就别忍着不说,不去太医院,爷可以去宫外给你买药,爷亲自去,不让别人知道。”
  鱼蝶儿咬唇不语,被他问的急了,才满面羞红的点了点头。
  他揽她入怀,抚着她的背,“都是爷不好,太鲁莽,太急躁了。”
  她把脸埋在他怀里,羞涩的半晌也没好意思抬起头来,只是闷声道,“嬷嬷说第一回都是这样,也不怪你。”
  她想起来鹤泰还特意请了爹娘来给她送嫁,她心里是很感激的,也不忍对他一味的怪责。
  再说,嫁都嫁了,为这种事去闹别扭也没有什么道理。
  鹤泰没说话,感动于她对他的宽慰,更紧了紧怀抱。
  陪着她用了午膳,鹤泰便出宫去了,打算去街上的药房买点药回来。
  本想带着鱼蝶儿一起出去,可是想着既然疼肯定是不方便走路,就作罢了,反正以后还有机会出去的。
  去了城里最大的药房买了上好的药,本打算立即回宫的,可是想了想,还是转弯去了崔离那儿。
  想再找他问问关于鱼蝶儿身体的事情。
  不然总是不踏实,就怕她身
  -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
  小说网友请提示: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。推荐阅读:
  ----这是华丽的分割线---
  上的毒万一没解,然后又没吃药,会不会有不好的后果。虽然现在这些日子是没毒发过,可是他总是悬着一颗心。
  想着要不就把崔离直接带到宫里去,再给小蝶把把脉看一看。
  崔离的落脚之处还是他安排的,因为他回京以后是带了些随从回来的,总要有地方呆,王府还未完工,为了安顿随从,便在城里买下了一处宅院,崔离来了也是住在此地。
  见到崔离,他开门见山,“上次你给小蝶把脉,说她身上的毒消失了,有十足的把握吗?需不需要再看一次。”
  “脉相中确实已没有毒素的迹象,不过我不能肯定是不是完全清除了,因为若是只余留一点点的话,从脉相中确实可能看不出端倪,因为这种毒素在脉相中本就显现的极其微弱。不过既然已无迹可寻,即便不是完全清除,应该也对身体构不成大的危害了。”崔离如实道。
  “就是说你也不能肯定小蝶的毒已经解了,或许只是减弱了。”
  “是这个意思。”
  “那就无需用药了吗?”鹤泰不放心道。
  “既然这些日子毒没发作,就先不要用药了,毕竟是药三分毒,能不吃则不吃。”崔离神色微凝。
  二人正说话,湘裙进来了,见到鹤泰之时,眉色乍然一喜,不过即刻便收敛了,恭敬的见了礼,也没有要走的意思,只是频频看向崔离。
  崔离见到湘裙,面色怪异了一下,看她一直望过来,便对鹤泰道,“鹤兄,正巧我刚炼成了一些丹药,对女子身子很有助益,我去丹房去拿,或许小蝶她有用得着的时候。”
  说罢,不等鹤泰说话,便站起身,对湘裙道,“我去去就来,就劳烦湘裙姑娘在这儿照料一下王爷。”
  “应该的,怎当得起劳烦。”湘裙开心的应了,到鹤泰面前,“王爷,属下方才刚去买的好茶叶,本来是送给崔大哥,不想王爷在此,属下泡给您喝。”
  鹤泰没说话,任由她去了,因为上次之事,心里总是对她没有什么好感。
  片刻的功夫,茶端了上来,鹤泰顺手放在桌上,并没有喝,鼻尖闻到一股奇特的花香味道。眼睛瞄了下茶碗里,见茶叶间飘着几片金黄色的花瓣样的东西。
  心中奇怪,难道现在喜欢茶叶加花瓣泡茶吗?
  他倒是见过鱼蝶儿总喝花茶,但是也没加茶叶啊。
  想到小蝶,不由得唇角勾起,望了望门外,这崔离怎么还不回来,等的人心焦,他还急着回宫呢。
  “王爷,您尝尝这茶,味道真的很不错。”见他没喝茶,湘裙劝道,还借机站的离他近了些。
  “本王不渴。”鹤泰冷冷的。
  或许是因为习武和在外征战过的原因,鹤泰对很多事情都是很警觉的,湘裙走近了之后,他便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,总觉得湘裙身上也有一种花香,跟这茶的气味相似。
  只不过也是发现了而已,并没有引起他去特别关注,女儿家胭脂水粉有香味也是正常的。
  又坐了一会儿,崔离竟还没有回来。
  鹤泰正想让湘裙去看看,或者就先行回去,丹药以后再取便是。可是他突然觉出身体有些异样,就跟昨夜喝多了交杯酒一样的感受,不,是比那还要严重。
  不仅仅是春情激荡的感受一波波袭来,还觉得身上冒汗,四肢乏力。
  这是怎么回事?他心中一凛,眉头紧皱,脸上也浮起一层阴晦。
  他绝不会认为是交杯酒的药力潜伏到现在,一定是出了什么问题。
  湘裙看到他的样子,脸上一丝笑意一闪而过,似乎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,她竭力忍住心底的狂跳,漫不经心地说问道,“王爷,您怎么了?属下看您面色不好,是哪儿不舒服吗?”
  “去,把崔离叫来。”他竭力镇静道。此时他手心已经全是汗。
  “王爷,您若是不舒服,属下扶您到后堂,您休息一会儿。”湘裙想要过来搀他。
  鹤泰盯着她,眸间划过一丝阴沉,“本王说什么,你没听到吗?还不快去!”
  “是,属下这就去。”湘裙快速跑了出去。
  崔离来时,鹤泰半靠在椅背上,似乎很难受。
  “鹤兄,你这像是中了魅药。”崔离只搭了下脉,便苦笑着对鹤泰道。
  鹤泰闻言,视线缓缓移向湘裙,眸光骤冷,“说,你动了什么手脚?”
  “王爷,您这话是什么意思?属下听不懂!”湘裙一脸迷茫,唇角却暗暗勾起一抹得意的笑。
  鹤泰眸光瞬间有些黯淡,难道是他想错了?是啊,她能做什么?从进来也就泡了杯茶,了他根本没喝。
  但是若说跟她无关,他突然这么不对劲儿,而房中只有他与他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