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三六章——大闹汴梁城(4)


小说:我爸爸是孙悟空   作者:北道士   类别:灵异鬼怪   加入书签   【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】   【更新慢了/点此举报
推荐阅读: 一剑飞仙| 神藏| 颤栗世界| 冠军之心| 不灭龙帝| 巫神纪| 绝世天君| 真武世界| 极品仙师| 五行天| 怒瀚| 极品仙师| 玄界之门| 我的邻居是女妖
  ??"陆天放围着木楼飞、到了上风头急速落地,高俅随后便到、眼前不见了人不由一愣,陆天放纵身起来、黄金棍从下而上抡过去。
  高俅果然厉害,见躲不过去了竟然伸出双手抓住了棍头。两个人各抓棍子一头,在空中转了几圈,哎呀呵!陆天放夺了几下居然都没能夺回来。
  “去死吧,你!”高俅狞笑着说道,忽然放开一只手挥掌拍过来。
  靠!陆天放心想我也不能把黄金棍给你啊!就你那法力老子又不是没领教过,想伤老子却是没门儿!他一边运气于胸一边挥动神器长剑砍过去。
  随着嘭的一声,两个人各自倒飞了出去。陆天放跌落于地,手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;那边的高俅也没好到哪去,左侧袍袖被划开了,手臂上有一道血口子、小拇指还缺了一截。
  “混蛋!我杀了你这个小猴崽子!”高俅恼羞成怒,挥起右掌拍来。
  陆天放胸口淤塞呼吸不畅,想动一动身体都难,危急时刻急忙召唤护身神鹿。
  这一次五色神鹿出现的很及时,一道彩虹冲到他身前替他挡了这一掌;高俅的法力毕竟深厚,打得五色神鹿在地上滚了两滚。
  “呀?”高俅盯着爬起来挡在陆天放身前的神鹿惊诧不已,“小猴崽子,你的宝贝还不少啊畜生,给我走开!否则我把你炖了吃。”
  五色神鹿站在那、一对圆圆的黑眼珠看着他一动不动,陆天放见了颇为纳闷,心想神鹿怎么没有攻击他呢?
  高俅挥了几次手都吓不走神鹿,忽然低喝一声挥掌打出。
  五色神鹿似乎知道他厉害,前腿弓后腿绷、半低了头;这一掌撞在它脑门上,打得它退了两米、四只蹄子在地上留下四道凹槽。
  “畜生滚开!”高俅气恼之极,但是好像又没有什么办法,只好撕下袖子先包裹伤口。
  这时候脚步声咚咚响,鬼力赤、牛香香等人先后追了过来,陆天放依然呼吸不畅、不禁心中暗暗叫苦。
  牛香香和何仙姑都见识过五色神鹿的厉害,连忙停下了脚步;鬼力赤不知道啊,挥舞着烈焰叉大叫着冲向陆天放。
  “等一下”牛香香刚出声阻止,眼前忽然一道彩虹掠过,鬼力赤庞大的身躯便飞上了半空。
  陆天放看了更为纳闷了,五色神鹿为什么攻击鬼力赤却不进攻高俅呢?难道连它也知道高俅身份特殊吗?
  他只顾着看鬼力赤了,不提防高俅趁着五色神鹿离开向他打来一掌。陆天放被打得滑出十来米远,一张嘴一道血箭喷出老远。
  “小猴崽子,让你侮辱老夫,去死吧!”高俅迈步上前又要出掌,五色神鹿风驰电掣一般出现在他面前。
  牛香香看到机会,拎着短刀冲向陆天放、不曾想陆天放忽然站了起来。
  原来陆天放又挨了一掌后吐出了胸口淤血气息顺畅了,他擎起黄金棍一指,“老牛妖,你他md倒是来呀!来杀老子啊”
  见他好像没事儿人一样,牛香香哪敢过去,反倒退开几步。
  高俅见了也很惊讶,“你小猴崽子,你居然没有事儿?”
  “呸!”陆天放吐出一口血水,轻蔑的说道:“就凭你这点功力也想杀老子,你做梦去吧!”
  “行行,还敢吹牛!”高俅指了五色神鹿说道:“有种的你把它收起来?敢不敢?”
  “老子会怕你?”陆天放扫一眼蠢蠢欲动的牛香香、何仙姑,“你有种让他们都走开,咱俩人单打独斗?”
  鬼力赤被神鹿撞得飞出三十多米远,这家伙皮糙肉厚、爬起来晃了晃脑袋居然没事儿,抓起五股烈焰叉又冲过来,“什么东西小猴崽子,老子宰了你!”
  “慢!”高俅摆手说道:“你们都离远点,看老夫收拾他哎?小猴崽子,你怎么跑了混蛋!”
  “哪天老子再收拾你,今天大爷饿了”陆天放才不跟他置气呢!趁他说话分神立刻纵身上房。
  奶奶的!高俅的法力果然厉害,几米高的房屋还好、往空中跳时明显力不从心,只窜起来十几米高。
  不过这也够用了,陆天放迅速飞出高府;高俅待要追赶时,见他左绕右绕的忽然不见了,自己伤口也疼起来只好作罢!
  高衙内不知道从哪钻出来,“父亲,你的伤不要紧吧?”
  “还死不了!”高俅气恼道:“这个猴崽子还挺狡猾。”
  “你以为呢?好对付就不用你玄都**师出手了。”牛香香叹气道:“这么多人还是被他逃走了。”
  鬼力赤气得把烈焰叉往地上砸,“你等着、你等着,等下次看到你老子非杀了你不可!”
  牛香香白了他一眼,“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啊?”
  “不急,潘金莲在咱们手上、我就不信他不来!”高俅转眼看到好端端的宅院被烧得七零八落,心中大骂不止
  再说陆天放飞出高府后变换了几次方向,确认高俅没有跟来才放下心来。心想这大半夜的自己去哪呀?
  伤势说轻不轻说重不重,怎么也得养上几天,这个样子去住店肯定不行;再说官府已经张榜通缉,自己去住店等于自投罗网啊!
  思来想去,陆天放还是决定回李师师那间密室,虽然他不愿意麻烦李师师,但是目前实在没有其他办法呀!
  不大工夫陆天放就绕路来到翠云轩,他留了心眼、往复绕了几次才从后面落到楼顶,再翻到二楼的翘檐上。
  密室窗子没有栓,陆天放先把黄金棍放到里面、自己才跳进去;奶奶的,这一路飞回来还真是够累的,他喘了几口气才关上窗子。
  还没等转过身、身后突然有声音,陆天放心中一惊,急忙抓起黄金棍;密室的门开了,李师师举着烛台走进来。
  “呀!你回来了?”李师师惊喜的问。
  陆天放笑了笑,“吵醒你了,不好意思。”
  “我还没睡呢!进来看看你回来没有,碰巧呀!”李师师看到他胸口的血渍惊讶万分,“公子,你受伤了?”
  陆天放摆摆手,笑着说:“没事儿,一点小伤而已,只是又得麻烦你了。”
  “看你说的,咱俩不是朋友嘛!”李师师连忙放下烛台,过来搀扶他。
  “我自己能走,呵呵一丁点儿小伤。”
  李师师不顾他的推辞,硬扶着他来到床边坐下,“你肯定饿了吧?我给你弄点吃的。”话未说完,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"